酒鬼酒回应甜蜜素事件称从不添加,专家说或影响整个酒业

admin

原标题:酒鬼酒回应甜蜜素事件称从不添加,专家说或影响整个酒业

酒鬼酒经销商今雨轩公司法定代表人石磊正在实名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湖南省湘西州市场监管部门已受理。此前,石磊曾将酒鬼酒产品送检,并检测出国家不允许在白酒产品中添加的甜蜜素,遂将酒鬼酒供销公司告上法庭,但对今雨轩公司主张的利益损失赔付,湖南省高院未予支持。在此期间,石磊向包括酒鬼酒董事长王浩在内的高层发出检测证明以及律师函,但均未收到回复。

对于此事,12月21日,酒鬼酒董秘李文生向新京报记者发来声明称,酒鬼酒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 100%。此外,酒鬼酒还在声明中表示,酒鬼酒原经销商石某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请求。公司对石某的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总经销商”检测出甜蜜素

根据石磊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由来今雨轩公司代理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作为该款产品全国买断的总经销,石磊获得的最低批发价为439元/瓶,结算价为238.8元/瓶。随后,石磊名下的今雨轩向酒鬼酒供销公司支付了3000万元的货款,并收到了酒鬼酒批发的12万余瓶54°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一个54°500ml老酒鬼酒的分销商向石磊投诉,称在销售时有消费者反映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因担忧此前酒鬼酒曾出现的“塑化剂”事件,便自行到检测机构进行了多项检测,发现该款产品存在甜蜜素超标的问题。

该分销商要求退货,今雨轩公司对该分销商的退货要求进行协商处理,并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申请检测,一次向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检测报告均显示,提交检测的上述酒类产品中含有国家明令禁止添加的环己基氨基磺酸钠,也就是俗称的甜蜜素。

根据石磊所持检测报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测报告显示,到样日期为2019年8月15日,检测完成日期为2019年8月28日,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 mg/kg。

据了解,甜蜜素是人工合成甜味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规定,甜蜜素可用于饮料、糕点、复合调味料、配制酒等食品,但不允许在白酒中使用。

因无法协商曾两次诉讼

据石磊介绍,截至目前,12万多瓶的老酒鬼酒已经进行了部分销售,目前自己封藏的库存仍有5万多瓶。

“因为此前酒鬼酒曾出现闹得沸沸扬扬的“塑化剂”事件,我们为了保全酒鬼酒的名声,与酒鬼酒进行了沟通,但是酒鬼酒方面较为消极,一直对我们采取冷处理。期间,酒鬼酒时任董事长汪金国明确表示,我们可以去法院打官司维权。”石磊对新京报记者称,自己与酒鬼酒已有多年的合作,这次事件酒鬼酒方面的处理方式让自己只能通过起诉来维权。

2017年,石磊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对于为什么会在2017年进行起诉,石磊说今雨轩与酒鬼酒的合同在2012年开始履行,时间为5年,如果不在合同期内维权,将会出现更多问题。

2018年11月13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今雨轩公司请求法院判令酒鬼酒供销公司就未销售的125509瓶54°500ml老酒鬼酒接受退货,返还购酒款2997余万元,并赔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损失2512余万元。酒鬼酒供销公司当庭表示,愿对来今雨轩公司剩余的2012年生产的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的价格予以召回,具体以原告实际退回的数量予以结算。一审判决,酒鬼酒供销公司收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并驳回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随后,今雨轩公司提起了上诉,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提出的甜蜜素鉴定申请不与准许。对于来今雨轩公司主张的预期利益损失,湖南省高院未予支持。

酒鬼酒否认添加甜蜜素

由于未能获得主张的赔偿,2019年12月,石磊向湖南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根据举报诉求,石磊希望监管部门对酒鬼酒供销公司生产的酒类产品违法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甜蜜素的事实情况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放任不合格产品在消费市场流通的行为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作出处罚决定,维护消费者权益。

据了解,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已接收相关举报材料,并正式受理举报事项。石磊还表示,自己此前已经向酒鬼酒董事长王浩、总经理董顺钢以及中粮集团董事长吕军发送了自己的检测结果与律师函,要求对社会负责,公开处理此次事件,但均未收到回复。

12月21日,酒鬼酒董秘李文生向新京报记者发来公司声明表示:酒鬼酒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生产销售的所有产品均经过严格检测,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 100%。

此外,酒鬼酒还在声明中表示,酒鬼酒原经销商石某,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被公司严厉拒绝。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请求,支持了公司的意见。现其不仅不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反而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公司对石某的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专家称事件或将影响整个白酒板块

针对此次出现的甜蜜素事件,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表示,本次事件从侧面证明了,酒鬼酒“塑化剂”事件之后,整个的管理系统,和整个的食品安全监管问题,还是做得不够彻底,还是要进一步加强。

蔡学飞认为,甜蜜素作为一个行业内被用来作为酒体优化的添加剂,一些操作不规范的中小型企业还是大量使用的。对于酒鬼酒这样的区域名酒来说,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如今是品牌品质化的时代,这样的问题没有处理完,冒着这么大的舆论风险,是得不偿失的。“此次的甜蜜素事件,不仅仅对酒鬼酒产生影响,也一定会影响到下周的白酒板块资本市场表现。在白酒销售旺季,出现这样的负面新闻,对于整个中国酒类的春节期间的产品销售产生很大的冲击,进一步动摇了市场对酒类的消费信心。”

新京报记者 王子扬

编辑 祝凤岚